【投资小的投资项目】孚能科技王瑀:汽车电动化是不能逆转的产业变化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初出茅庐的创业公司击败一线着名企业,拿到大厂订单,而且延续8年成为唯一供应商,这背后需要怎样的实力和底气?

谜底是前瞻性的市场定位、高手艺壁垒的产物、客户的选择及销售战略。2002年,王瑀博士和互助同伴在美国确立法拉塞斯(FARASIS)能源公司,专注于车用动力锂离子电池手艺的开发及产业化。2009年归国创业,确立孚能科技(赣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孚能科技”),产业化法拉塞斯能源公司车用动力锂离子电池手艺,定位天下级动力电池整体手艺方案提供商及系统产物的大规模供应商。经由详细的市场观察,选中了纯电动摩托车市场作为孚能科技车用动力锂离子电池手艺及产物产业化验证的第一个市场。2011年,王瑀博士带着孚能科技团队的产物——三元软包锂电池敲开全球最著名的纯电动摩托车厂家——美国零式(Zero Motorcycles)摩托车的大门。此时,零式电动摩托车正面临续行里程只有约100公里的瓶颈。

要知道,零式在摩托车界声誉很高,影戏《钢铁侠》中就有它的惊艳亮相,也是全球最领先的电动摩托车。

想要拿下零式的订单,王瑀博士面临的竞争对手是壮大的日韩美及中国台湾区域的企业——松下、LG、EIG、Ener1、Dow-kokam、Moli等。这是孚能科技第一次面临市场的磨练,但并不“怯场”。孚能科技制订了异常明确的战略,就是要彻底解决零式在续航里程上的瓶颈。

通过几回频频相同及电芯样品的测试验证,零式终于亮相赞成同孚能科技开发下一代产物。孚能迅速开发出模组样品,通过UL38.3的测试、包罗最严酷的9gn振动测试并一次通过所有测试,性能远超行业内同类产物。使用了孚能的电池产物后,零式的续航里程、续航寿命直接提高2倍以上。

从2012年最先至今,孚能仍然是零式摩托唯一的电池供应商,其中,2020年版零式SR/R充满电后续航里程可以到达320公里,最高时速可到达120公里/小时,彻底解决了纯电动摩托车续航里程问题。

孚能科技的市场战略是在进入任个细分市场时,首先要选头部企业互助,赢得头部企业的认可及订单来确立在该市场的品牌及行业职位。2014年国家为加速推动新能源汽车产业化,出台了五年指导及财政津贴政策支持。孚能科技以为进入海内市场时机已经成熟,经由稳重的市场观察,决议主攻纯电动车排名第一——北汽新能源作为打响海内市场的第一个客户。

2015年,孚能科技成为北汽新能源的互助同伴,在北汽新能源7款车型上睁开周全的互助,包罗厥后陆续量产的车型如:CH300(续航里程300公里C级纯电动轿车)、EU400(续航里程400公里A级纯电动轿车)、EV300(续航里程300公里A0级纯电动轿车),彻底解决北汽新能源纯电动乘用车续航里程问题。北汽新能源也成为中国第一家在2015年突破A0级纯电动轿车续航里程300公里瓶颈的公司。

2016年第四序度,孚能科技最先向北汽新能源大批量供货,开启了向海内市场大规模供货的历史,奠基了在中国动力电池市场的行业职位及品牌优势,成为行业“黑马”。2017-2019年,孚能科技延续三年连任海内软包动力锂离子电池出货量第一,且均位列全球软包动力锂离子电池出货量前三。

2016年在乐成赢得北汽新能源订单的同时,孚能科技启动了成为全球顶尖豪华车企德国戴姆勒动力电池供应商的征程。经由近三年的起劲,从样品设计、验证、验厂、整改、手艺谈判到商务谈判,2018年第四序度,孚能科技赢得戴姆勒动力电池多年供货大订单,确立了孚能科技在国际车用动力电池市场的职位。

孚能科技的乐成离不开资源的支持,2018年,孚能科技获得由中国国新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旗下的中国国有资源风险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国风投基金)领投的50亿人民币的投资。这也是2017年以来动力电池行业单笔最高融资。

“国新入股后,对孚能科技举行全方位的赋能,包罗:市场开拓、政府对接、银行对接、建厂选址、上游供应链买通、下游客户推动等方面,使我们能够专心、专注于做手艺及产物开发、企业治理、开拓外洋市场,做我们最善于,最有优势的事情。”王瑀说。

“2002-2010年,孚能科技完成了动力电池第一阶段的手艺开发;2010-2019年,孚能科技完成了动力电池手艺的产业化,这也是孚能科技从0到1创业的第一个十年;国新入股、戴姆勒订单、赣州产能进一步扩产、镇江24GWh新生产基地的建设、科创板申报上市开启了孚能科技第二个创业十年,我们将从1到N规模化生长。”王瑀说。

7月17日,孚能科技乐成在科创板上市,被称作是“科创板动力电池第一股”。“为了顺应未来生长,孚能必须买通资源渠道,在资源市场解决未来大规模生长需要的资金问题。”对于孚能上市,王瑀博士示意。在孚能的战略投资者名单中,还泛起了飞跃母公司戴姆勒的名字——戴姆勒大中华区投资有限公司以9.045亿元的大手笔投资孚能,展现了对这家潜心耕作近20年的动力电池向导者的信心。

克日,孚能科技首创人兼首席执行官王瑀博士接受了【国新基金新媒体】的专访,讲述了孚能科技近20年的生长故事。

“加入到本世纪最大的绿色产业革掷中去”

Q  能不能讲一讲确立孚能科技的初衷?

王瑀:温室效应、环境污染、化石能源的不能再生都将制约人类社会的可连续生长。汽车是石油的消耗大户,也是二氧化碳排放及环境污染大户。汽车的电动化不仅能大幅度地提高化石能源的使用效率,同时也会大幅削减二氧化碳及污染的排放。

电动化是汽车产业生长的必经之路。1997年头,我加入加拿大NEC Moli,从事锂离子动力电池的开发。2000年,加入美国PolyStor从事新能源车用动力锂离子电池的开发。2002年,PolyStor决议放弃看不到近期商业应用远景的新能源车用动力锂离子电池项目。我以为这个项目很有意义,就和Keith商议确立一个新公司,专注于做新能源车用锂离子动力电池以及智能储能电池的手艺开发及产业化。这样,既能充实行展我们在学校以及事情中积累的手艺知识,又能有助于解决新能源汽车产业化和智能储能手艺的产业化问题。而这,对环境珍爱、化石能源替换以及经济的可连续生长都能起到推动作用。

Q  适才你谈了硅谷的创业往事,你明白的硅谷精神是什么?受到哪些影响?

王瑀:硅谷的精神实质上就一句话,在世就是为了要改变天下。但改变天下有许多差其余明白,像埃隆•马斯克那样,把火箭发射上天,把人类带到火星上去,是一种改变天下的形式;另外,他做推动汽车的电动化,也是改变天下。

改变天下是硅谷创业者的精神支柱,也是孚能创业近20年没有住手过奋斗的缘故原由。加入到本世纪最大的绿色产业革掷中去,这是我们的责任,必须倾尽所能,为能源的可连续及人类生计环境的可连续做出应有的孝顺。

Q  2009年你归国确立孚能科技,有哪些因素吸引你回国创业?

王瑀:2008年美国鼎力推行新能源汽车产业化政策,激励全天下的新能源电池公司和汽车公司到美国实现产业化,美国政府愿意津贴资金。作为介入者,我们也看到新能源汽车从看法到政府提倡、再进入产业化这样一个历程。但经由稳重剖析,我们以为动力电池在美国不具备产业化条件,存在一些风险因素。

风险主要体现几个方面:那时大部门产业链都在亚洲,包罗正负极质料、隔膜、电解液等,这些质料要从亚洲运到美国,然后在美国举行生产,供应美国客户,这样的供应链系统,其性价比不足以知足客户要求;其次,那时的手艺水平也不足以缓解在美国谋划的高人力成本;再次,美国的工程师数目也不足以支持企业大规模生长,美国那时一年培育的工程师也就40万人,而中国一年培育出来的工程师快要500万。在硅谷招科学家容易,然则招工程师很难,招员工更难。

此外,另有一个很主要的市场因素,中国和美国是全球最大的两个汽车市场,我们在这两个市场上都有机构,更利便于开拓中 美两国市场。综合以上思量,我们坚定地以为,若是设动力电池厂,最好的选择在中国。

Q  从归国创业到今天上市,这时代孚能科技渡过的几个主要的生长节点是什么?

王瑀:到现在为止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从2009年到2019年是第一个10年,完成从0到1的产业化创业阶段;从现在最先我们就要走1到N的规模化生长阶段,我们称之为二次产业化创业阶段。

第一次产业化创业阶段面临若何解决钱的问题、产物市场验证及规模化生产问题。赣州市及赣州市开发区政府辅助我们解决了第一期7500万人民币建厂资金。我记得B轮融资就异常荆棘,新能源汽车市场还不被人人所熟知。厥后,在江西发改委的辅助下,说服了B轮投资人,解决了二期的产能扩产问题。

2015年之后,我们看到车市场的生长趋势,市场需求在增大。我们最先起劲寻找基金融资,加速产业化历程。这个历程当中也异常荆棘,资金一直无法到位,最后我们获得中国国新的辅助。中国国新旗下的国风投基金领投50亿人民币C轮投资,创下2017以来动力电池领域全球最大投资纪录。至此,孚能科技最先进入快速生长阶段,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谓的规模化生长阶段。

“特斯拉期初接纳圆柱电池,我们以为三元软包才是未来偏向”

千锤百炼之后,让孚能拥有了国际领先的焦点竞争优势

Q  动力电池行业很少有企业像孚能科技这样,从确立之初便坚定地走三元软包电池这一条手艺蹊径,那时怎样做出这样的前瞻性判断?

王瑀:孚能团队在1997-2000年就介入动力电池的研发,做了大量市场观察与手艺评估。鉴于未来20、30年生长的蹊径及未来新能源汽车市场对产物的需求,在做了郑重剖析后,孚能以为软包电池+三元质料+叠片工艺能知足未来新能源汽车的电池需求。

那时已经产业化和未产业化的质料,包罗钴酸锂、锰酸锂、NCA、磷酸铁锂及NCM三元质料,这些质料当中NCM三元质料最具有生长潜力。无论从平安性照样从能量密度、循环寿命、成本上考量,都是一个异常有生长前途的质料。

NCM三元质料在使用欠妥情形下有潜在的热失控风险。热失控会发生大量热量,软包手艺能让平安性获得最大保障,损坏性也最小。

另外一点,就是汽车电池要求15年的寿命,而手机电池的寿命基本上都是一年。寿命长自然就对电池结构提出更严酷、苛刻的要求。从理论上来讲,那时的电芯的制作形式,包罗卷绕、圆柱形、方壳,在使用历程当中都存在着变形缺陷的可能,会影响电池寿命。只有叠片工艺,才气彻底解决上述问题。综合以上,我们那时选择了软包+叠片+三元质料作为汽车电池生长的手艺蹊径,坚持至今快要20年的时间。现在,这套手艺蹊径逐渐被国际市场接受,美日韩以及欧洲一些国家的厂商都最先接纳这条手艺蹊径。

Q  特斯拉一直接纳圆柱状锂电池,那时我们有剖析过圆柱状锂电池的优势和劣势吗?

王瑀:特斯拉选择圆柱形电池,主要是由于它确立时间早,那时市场上其他类型的动力电池还没有成熟,而圆柱形电池的生产量那时在全球最大,以是特斯拉的选择就是圆柱形电池。

我们对圆柱形电池做过异常仔细的剖析,我在NEC Moli事情时,就领会柱状电池的所有问题,好比动力性、平安性、循环寿命、成本等。

基于多年生产、研发履历,我们在最初就放弃了圆柱形结构。那时的想法就是必须开发一款新的电池,相当于从理论上、设计上就必须能够知足未来的新能源汽车对寿命、动力、成本以及对快速充放电的要求。

“中国国新投资前,每一天都很焦虑,甜酸苦辣都有”

Q  从1到N的复制阶段,中国国新投资了孚能科技,能不能讲讲你们那时双方结缘的故事?

王瑀:那时我们正在寻找投资,希望迅速实现产业化。国新也看中了这个市场,也在寻找合适的标的,双方一拍即合。在相互领会的历程中,我们被国新向导层务实的作风、“财政投资人不介入治理”、“协助不添乱”的新投资模式,以及一些异常先进的投资理念感动。未来的孚能想成为一个国际领先的动力电池公司,在万亿美金的市场中博弈,需要大量的资金和资源,中国国新的加入,为孚能未来的生长奠基了优越的基础。我以为是异常好的一个连系。

投资孚能在国新来说也算是快速决议的一个案例,这也是2017-2018年全球动力电池行业最大的一笔投资。投资后,国新成为孚能单一最大的机构投资者。

Q  除资金以外,中国国新还为孚能科技的生长带来哪些让你印象深刻的辅助?

王瑀:孚能的治理团队基本上都是从外洋回来的,以及来自合资企业的,对海内的情形领会不够、资源也不多。国新将所有资源都拿出来为孚能举行赋能。

以孚能扩产选址为例,那时我们准备在华东选址,国新马上启动为孚能选址的行动。国新向导亲自带队去考察,从南京最先,镇江、常州、无锡、苏州、嘉兴一起举行勘探,为我们设立基地做前期的调研和谈判,最后在国新的辅助下,我们落地江苏省的镇江。

在客户方面,国新向导也亲自带队到一汽、广汽、帮我们协调、确立战略互助同伴关系,为孚能在解决客户问题和产量方面赋能。此外,在产业链上的一些企业,国新也先后介入投资,从产物供应、产物质量及成本上为孚能保驾护航。

在融资上,国新专门确立的协同部门周全辅助孚能解决未来生长的资金问题。孚能2018年把总部从旧金山搬到江西赣州,为了使孚能能够融入到海内环境当中去,国新起劲协调跟各部委的相同,协助孚能介入国家级攻关课题项目等等,做了大量政府关系方面的支持。

国新投资之前,我们的每一天都很焦虑,甜酸苦辣都有:要跟各个投资基金谈判;由于产能不足,市场订单不停流失等等。国新从各个方位给孚能赋能,使我们能够专心专注于做企业治理、开拓外洋市场,做我们最善于,最有优势的事情,产能也从不到2G,提升到现在的13G。

“品质不输于国际对手,成本和其他方面又强于国际对手”

Q  当下我国的动力电池产业的生长特点,以及存在哪些行业顽疾?

王瑀:一直以来,一些海内企业没有真正从市场需求出发,重新能源汽车彻底产业化这样一个需求出发举行手艺积累和偏向制订。这会影响手艺蹊径判断和手艺方面的贮备,在未来的竞争历程当中,稀奇是和外洋对手的竞争当中可能会处于一种劣势。

这一点有别于孚能科技,孚能科技从确立的第一天就异常明确什么样的手艺、产物、性价比才气辅助整车厂生产相符市场需求的产物,进而顺遂完成汽车的电动化。

Q  未来,在充实的市场竞争中,海内动力电池行业会出现怎样的事态?孚能将若何应对挑战?

王瑀:我展望,随着后续海内津贴作废,外洋电池进入中国市场,整个行业遇到的袭击会很大。

孚能接纳的战略就是先国际化,然后再国产化。我们在2011年就最先开拓外洋市场作为未来生长偏向。第一个验证市场选择的外洋客户是美国零式摩托车,新能源车市场选择的第一个外洋客户是戴姆勒,我们2018年乐成进入戴姆勒系统,拿到它至今为止最大的一个新能源动力电池订单。往后,我们迅速扩展自己在国际市场的占有率,确立身牌。

后续津贴作废,孚能科技将会同国际竞争对手在中国市场同台竞技。在手艺及产物品质方面,我们不输给国际竞争对手,同时我们在成本和其他方面又强于国际竞争对手,尤其有国务院国资委、中国国新的支持,我们比外洋的竞争对手更有优势。

“我们希望能够辅助汽车业彻底解决电动化的手艺和产物问题”

Q  你曾在之前的演讲中提到,“中国的动力电池在能量密度和平安性能方面,并不亚于外洋偕行”,现在孚能科技已经最先量产能量密度285Wh/kg 的电芯产物,正在牵头开发的400Wh/Kg项目将彻底改变新能源汽车的市场业态。孚能是若何一步步构建起这样的焦点竞争力壁垒,其中的要害挑战是什么?

王瑀:孚能现在给戴姆勒提供的电池能量密度已经到达280Wh/Kg,现在居于天下领先的职位。孚能的手艺开发战略是,产业化一代、贮备一代、开发一代,保持在市场上的连续竞争力。

例如,孚能从2002年就最先300Wh/Kg的电池研发,2017年最先孚能用此产物来竞争戴姆勒的项目,乐成拿下订单。当300Wh/Kg的电池进入产业化阶段时,我们就已经进入到400Wh/Kg电池的研发,希望能用在2025年新能源汽车上,来知足谁人时刻汽车厂商对于动力电池的要求。孚能科技的前瞻性及创新能力是孚能科技取得今天手艺领先及市园职位的保证。

Q  孚能近期在科创板上市,接受资源市场的磨练,也被誉为“科创板动力电池第一股”。能否谈一谈此次上市对孚能科技的里程碑意义?

王瑀:为了顺应未来的生长,孚能必须买通资源渠道,在资源方面解决未来生长的问题。同时,随着孚能不停生长,治理规范化也上升到议事日程上来,上市现实上是一种最好的规范治理的手段,各方面的治理都将透明化,有利于治理水平的提升。

酿成民众公司后,在吸引人才方面也有伟大的辅助,更利于优异人才领会孚能,做出加入孚能的决议。

Q  对于更远的未来,孚能科技的期许是什么呢?

王瑀:孚能科技从2002年确立那天起,就希望能够辅助汽车业彻底解决汽车电动化的手艺和产物问题,现在离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另有很长的路要走。

人人也知道汽车电动化最大的障碍照样在电池,孚能还要不停开发新手艺,提高电池能量密度,同时降低成本。希望未来的新能源汽车电池在续航里程各方面都不是障碍,电池重量越来越小、体积越来越小、成本越来越低,充电时间越来越短,可以成为未来千家万户出行最主要的一个方式。我以为这个路还蛮长的,希望孚能能率先解决阻碍新能源汽车电动化的一些瓶颈问题,同时力争能够成为全球动力电池最主要的手艺解决方案供应商。

Q  2020年的疫情对所有行业都造成挑战,新能源汽车的出货量也泛起一定水平的下滑,在后疫情时代,我们应该若何应对挑战?

王瑀:疫情对孚能的影响也很大。年头正处在许多车型换代的阶段,我们要在疫情中知足整车厂的需求,春节时代,镇江团队都没有休息。春节后,为了能够迅速投产,我们接纳了许多措施,如包机空运员工到镇江,当地政府也派大巴车接员工,这都保障了孚能镇江工厂顺遂复工。

疫情事后,我以为各国都市加速新能源的推进措施,现在欧洲推广新能源汽车的力度已经越来越大,我们对未来出行的电动化抱有异常乐观的态度。汽车电动化是一个不能逆转的而且是需要鼎力推行的产业变化。我们以为异常幸运,能介入到这个行业的生长。

国新基金 民众号授权转载